锅炉,山西蓝天,工业锅炉,煤粉锅炉,节能锅炉,环保锅炉

煤粉锅炉,燃煤锅炉,工业锅炉

上一条: 煤炭价格跌跌不休 火电业绩大幅 下一条: 山西蓝天是国内煤粉锅炉产值最大


鄂尔多斯多元化困局:30亿多晶硅项目成“烫手山芋”

2013-07-15 17:58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讯:曾经被认为是为鄂尔多斯注入新鲜血液的多晶硅项目,如今却成了无人接手的“烂摊子”。

    出鄂尔多斯城区200余公里,再借道乌海市海南区,继续辗转约40公里,穿越“黑龙贵”,就会到达棋盘井工业园区。鄂尔多斯总投资近30亿元的鄂托克旗多晶硅项目基地就位于此。7月3日,当记者到此时,该基地呈现出一片萧条的停产景象。

    “集团公司和股份公司在2012年年底,就曾讨论是否应该将此部分折价资产转让出去,但受国内外光伏产业整体不景气局面的影响,没有下家接手,因此只能"雪藏"了。”一位从棋盘井多晶硅项目基地转岗到内蒙古鄂尔多斯资源股份有限公司下属电力冶金股份公司工作的知情人士对记者透露,自从去年5月停产的多晶硅项目,目前来看依然没有重新启动的希望。

    与此同时,上市公司鄂尔多斯的服装业务以及能源冶金化工板块都在目前低迷的经济大环境下,普遍面临增长乏力的困境。截至7月4日,鄂尔多斯股价最低报于6.30元/股,创下了近5年来的新低。

多晶硅项目成“烫手山芋”

    “我们初步了解,该公司短期之内不会重启多晶硅项目。主要原因还是下游需求前景黯淡,光伏行业在短期难以回暖。”该私募人士说。

    到鄂尔多斯的鄂托克旗多晶硅项目基地,必须经过“黑龙贵”。“黑龙贵”是内蒙古乃至整个大西北脏乱差较为突出的一片区域。

    7月3日,当记者来到此地时,发现黑灰色的煤烟以及大型车辆疾驰而过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但对鄂尔多斯而言,正是这些无处不在的煤炭资源,为其注入了充足的发展动力。也是基于这一特殊背景,鄂尔多斯在此深耕煤电冶一体化项目。目前鄂尔多斯已经成为全亚洲最大的硅铁合金生产基地,也发展成为我国铁合金产品生产和出口的特大型核心企业。

    毫无疑问,深藏于此的鄂尔多斯多晶硅项目基地,坐拥廉价电能和大量硅资源,其从上马伊始,就被外界视为鄂尔多斯股价再次井喷的利好筹码。

    鄂尔多斯多晶硅公司于2010年9月28日首炉投产。按照公司计划,规模为年产区熔用多晶硅1000吨、电路级多晶硅1000吨、太阳能电池用多晶硅1000吨。达产后正常年份可新增销售收入为16.8亿元,可新增税后利润5.43亿元。

    早在2009年,鄂尔多斯董事长王林祥对外宣称,多晶硅处于公司铁合金产业链的下游,充足而低廉的原料使鄂尔多斯具有其他公司所无法比拟的优势,有助于形成一个循环经济产业链。资料显示,2009年,鄂尔多斯的营业收入为81亿元,净利润为3.9亿元,按照此前的规划,多晶硅项目达产后贡献的净利润,比原来所有产业净利润的总和还多。此后,该项目经过多次调试并进入全面生产阶段。

    但时局弄人。受美国两房危机、欧债危机等系统性风险影响,国际市场快速形成了阻击中国光伏产业的风潮,多晶硅市场售价直线暴跌,导致鄂尔多斯的上述项目从2012年5月1日停产迄今。记者赶到现场时,鄂尔多斯的多晶硅公司大门紧锁,偌大的厂房空无一人。

    “我们也很好奇,毕竟是一笔斥资多达20余亿元的大额投资,鄂尔多斯集团和股份公司为何敢于壮士断腕?”在鄂托克旗棋盘井多晶硅项目基地附近,记者与一家来自天津的私募机构调研人士不期而遇。

    该机构人士称,之前,他们已经与鄂尔多斯股份公司有关高层人士及证券事务部门取得了联系。“我们初步了解,该公司短期之内不会重启多晶硅项目。主要原因还是下游需求前景黯淡,光伏行业在短期难以回暖。”该私募人士说,按照2010年的公告,鄂尔多斯最少在多晶硅领域已经投入超过29.7亿元巨资。

    记者多方调查获知,鄂尔多斯在光伏产业的失利,并非前述多晶硅项目一例。

    据了解,2011年9月,鄂尔多斯曾发布“2011年第九次董事会决议公告”,宣布公司“拟出资1亿元投资设立鄂尔多斯东晶光伏材料有限公司,继续深化多晶硅产品加工,延伸原有产业链”。

    根据公告,鄂尔多斯东晶光伏材料有限公司将主要生产经营“多晶硅铸锭、单晶硅拉伸及切片生产销售;太阳能电池及组件生产销售;光伏产品生产销售;光伏发电系统组件、安装及服务”。换言之,这家拟成立的新公司,将让鄂尔多斯在光伏产业链实现全覆盖。

    彼时,有分析人士认为,全面进军光伏产业暗示鄂尔多斯在新能源领域特别是投资“多晶硅”产业过程中,已经初尝甜头。

    但事实或许并非如此。一位不愿具名、长期跟踪鄂尔多斯的券商人士指出,传闻中的鄂尔多斯东晶光伏材料有限公司并未真正成立,由于光伏产业的严重下滑,公司只有刹车减免损失。

    对此,鄂尔多斯一位管理人员也坦陈,鄂尔多斯的多晶硅项目启动于2007年,彼时,尽管国内的多晶硅总体产能已接近3万吨,但就整体对外依存度仍然高达50%以上的国内强劲需求而言,发展空间仍然很大。

    “但等到公司于2010年三季度末实现首炉投产,国内多晶硅产能自给率已经突破80%。这个增长速度太夸张了。”该人员说,一方面多晶硅产能末路狂奔,另一方面,欧盟双反和各种国际市场的不利因素迎面袭来,让鄂尔多斯别无选择。

    “我们对光伏项目可能会考虑通过技改提高收益,也可能会考虑引入战略投资者接手,但是现在还没有新的进展。”鄂尔多斯董事会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亦承认,光伏项目已经成为了公司的不良资产,目前公司也对此无计可施。

主营业务增长乏力

    鄂尔多斯的煤炭——发电——冶金——硅铁——多晶硅这一整体循环经济产业链条基本上都深陷经济低迷及产能过剩的“夕阳行业”困局。

    现实中,很多不关注资本市场的人士,会将鄂尔多斯视为一家以羊绒产品为核心的毛纺和服装企业。

    “我们也搞不明白,这家公司的主流业务和核心竞争力究竟是什么。”前述与记者在棋盘井多晶硅项目基地不期而遇的私募人士说,他们横向比较了与鄂尔多斯同处于一个地区的伊泰煤炭,认为鄂尔多斯在多元化战略经营上如今已经出现困局。

    “旗下的子孙公司和控股、参股机构已经超过了70家,业务涉及面非常庞杂,”记者了解到,在6月19日,台湾某机构也率团约40余人到访鄂尔多斯,其间,有相当多的访问者就对鄂尔多斯究竟属于什么行业的公司产生了迷惑和疑问。

    “与很多机构研究人士交流,发现大家并不把鄂尔多斯视为单一的黑色金属冶炼企业,尽管煤电冶一体化产业链为其带来了超过70%甚至更高的利润,但这一块资产的兴起,也仅限于短短几年。”上述私募人士告诉记者,鄂尔多斯利用丰富的电能资源,早在2004年之前就开始介入硅铁生产,但直到2007年,其公司业绩才真正得到硅铁业务板块的支撑。当年,这一板块首度占据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27%,也使得鄂尔多斯的全年业绩增长151%。

    但是如今,硅铁业务板块的营业成本逐年上升,毛利率却不断下降。2012年,硅铁业务和硅锰合金的毛利率分别下降了12%及17%。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本次调研的重心就是关心多晶硅项目是否于2013年之内予以重启,以及煤炭价格暴跌对该公司煤电冶一体化进程会带来哪些影响。该机构人士说,此前他们已经与鄂尔多斯财务总监王贵生进行过简单交流,了解到多晶硅项目重启基本无望。

    事实上,在鄂尔多斯证券事务代表李丽丽等该公司人士看来,鄂尔多斯也是一家难以区分行业的综合经济体。鄂尔多斯的煤炭——发电——冶金——硅铁——多晶硅这一整体循环经济产业链条上,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随时独立出来。

    然而,这些主营业务基本上都深陷经济低迷及产能过剩的“夕阳行业”困局。

    此前,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王林祥在全国两会上与记者交流时,曾直指国内煤炭价格虚高,理性下降毫无疑问。眼下的市场走势,已经充分佐证了王林祥的市场判断。

    从鄂尔多斯的煤炭板块上看,眼下鄂尔多斯旗下虽有年产500万吨煤矿,但就煤炭的总需求量来看,每年仍有50%的煤炭需要通过集团或外部采购来实现。目前,鄂尔多斯地区的煤炭价格坑口价已经跌破每吨400元下方。

    该人士指出,这意味着鄂尔多斯大量的煤炭外采成本将显著降低,进而直接拉动电力价格,所以某种程度上也利好于公司冶炼环节的成本控制。

    “总体感觉,鄂尔多斯的一个优势在于主营业务多,大船也好掉头。”该私募人士向记者指出,上市公司随时可以把不赚钱的业务剥离出来。

    另据了解,鄂尔多斯此前已经获批的百万吨PVC项目也因市场前景黯淡而停滞。“我们发现,单纯售卖电石比利用电石再生产PVC要更加赚钱。”据前述内部人士说,鄂尔多斯在不断延伸产业链过程中,始终紧扣利润命脉,一旦发现那个产品不赚钱,会立马停掉,绝不拖欠。

    然而,身处于多项“夕阳行业”中,鄂尔多斯这艘大船最终该驶向何方呢?似乎没有答案。


上一条: 煤炭价格跌跌不休 火电业绩大幅 下一条: 山西蓝天是国内煤粉锅炉产值最大